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符燕艳 > 刘福堂写给法院的信

刘福堂写给法院的信

“刘福堂案”最近正受到全国舆论的高度关注。这是刘福堂在10月1日写给法院的信(复印件)的电子版。供参详。

   我的环保之路简介

尊敬的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:

因为我的案子的核心问题是环保惹的祸,所以我想就此事向你们作个简要汇报,以便判案时参考,不对之处请批评。

我的家乡在日本侵华时是实行“三无”政策的无人区。1945年的一天,我母亲在躲避日本人追杀时,急中生智,躲在一丛柞树下未被发现,保住了性命,于是后来1947年9月才有了我的出生。三年灾荒时,是满山遍野的椴树叶、栗子壳、橡子果充作代食品,使我和乡亲们保住了性命。所以我从小就爱树爱森林。1963年初中毕业后,我第一个志愿就报考了北京黄村林校(河北农大园林化分校中专部)。1967年10月分配到林业部东北航空护林局工作。浩瀚的林海使我无限爱勉(?此字在刘福堂手书的信上无法辨认)陶醉。我用散文、小品、童话、诗歌等体裁写了大量作品发表在报刊上,予以讴歌。1988年我来海南后,几乎走遍了椰岛的山山水水。秀美的风景和良好的生态环境使我痴迷。但爱得越深,恨得也就更切。后来,我逐步发现,一片又一片宝贵的热带雨林惨遭斧锯之灾后被破坏,一条又一条海防林被海水养殖场和房地产取代。在眼里急在心上,却又无能为力。直到1997年我被选为民革海南省副主委(连任二届),1998年当选省政协委员(连任二届,并任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),在此期间,连任四届监察厅特邀监察员。于是我利用这参政议政、民主监督的舞台,通过写提案、社情民意、大会发言等形式,将我所见所闻的生态破坏情况及时客观的反映给有关部门,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,对制止生态破坏起到了较好的作用,曾受到白克明、王歧山、汪啸风三位省委书记的表扬和支持,并受到新华社、人民日报、中央电视台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、工人日报、中国青年报、上海电视台、中华儿女、南风窗、新民周刊等近二百家媒体采访报道。详细情况请见我的《天地良心》、《海南泪》一、二集、《生态斗士刘福堂》等书。2012年4月10日,获第三届中国环境优秀记者奖的“最佳公民记者”(此为中国获此奖的第一人),2011年度被人民网海南视窗评为年度优秀人物(18人中我是第15人,第1和第2名是罗保铭和卫留成书记);2008年获《南风窗》优秀年度人物奖。此外,还获得过中国消防协会、省政协等部门的多种奖励。

尽管党中央对环保工作非常重视,但由于地方保护主义等多种因素干扰,时下许多地方搞环保仍然十分艰难,往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甚至是生命危险。我在多年的环保工作中涉及过近百个案件,得罪了许多人,虽然未像索南达杰倒在盗猎者枪口下,也未像保护滇池的张志祥被仇者到处追杀九死一生,但匿名信、恐吓电话却始终不断。多年来为了安全,我不敢随意出入公共场所,早晚散步也仅限于住地附近。2003年我在省政协作《我省毁林案屡禁不止的原因及对策》大会发言后,时任省委书记王歧山当场作“特殊发言”。新华社在内参报道此事后,根据温家宝总理的批示,国家林业局立即派出调查组,但相关部门为了推脱责任,联合造假歪曲事实,并借此整我。后在省政协党组及肖若海副主席的亲自干预下,他们才被迫住手,并保住了我的职务和安全。国家在许多文件中反复强调,海南在开发建设中一定要把生态保护放在第一位,省委省政府也采取了许多相应措施,如在1999年率先在全国提出建设生态示范省等。但在具体实施上许多部门并不得力,甚至问题越来越严重,达到难以收拾的地步,严重影响了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实施。罗保铭书记提出“绿化宝岛大行动”和省委提出“绿色崛起”的号召,说明省领导对我省生态保护非常重视,我也很拥护。但根据以往的经验,我却忧心重重,担心重蹈以往搞形式的覆辙,所以用网络提出了许多意见和建议。

为了保护海南的生态环境,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因过度劳累,身体患上多种疾病,尤其在经济上,我自己掏腰包利用退休金搞调研、出书、购书、赠书、邮书,接待全国各地来访的环何人员、媒体记者,总共花费近20万元。近年来,访问我的人愈来愈多,许多定贵的资料都丢失了,在接待时我还得花大量时间和精力介绍情况。于是,我便萌生了出书的念头。我用香港书号出书的目的有以下几点:一是节省经费。因香港实行国际统一书号,不用花钱买,而国内出版社基本上是靠卖书号为生,省级一般在1.5万元上下,国家级一般在2.5万元上下。而我出书的目的是赠人宣传环保,钱花多了我承受不起。二是可保持书的“原汁原味”。如我的《天地良心》一书,最初经河北承德市作家协会联系内蒙古人民出版社作为丛书出版,该书经三审后提出要我改书名,说天地良心太敏感。我回答,这个书名是此书的灵魂,书名绝不能改,于是双方没有谈成。后来又跟中国戏剧出版社和团结出版社联系,也均未成功。不得已只好购买了香港书号。三是出版时间快,能用最短的时间与读者见面。我用香港书号出书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做会违反国家规定。在朋友们的赠书中大都也是香港书号,在社会见到的也很多,但从未见过哪个受过处分,所以也就效仿起来。

多年来,我写文章、出书,在网上发表言论,用的都是真名实姓,目的是对自己和社会负责,所以敢担负一切责任,问心无愧。到10月11日开庭,我将被关押84天。同室人员有杀人犯、盗窃犯、经济犯,他们都是为自己的私利受审,而我却为保护环境保护人民利益而因言获罪受审。初时我对此怎么也想不通,深感冤枉。因精神障碍疾病复发,难以忍受时曾几度想自杀。每到这时,我都用圣雄甘地、曼德拉等人在狱中的顽强表现勉励自己。近来通过司法医院工作人员的精心治疗,病情已有好转。一场牢狱苦胜读十年书。经过深刻反思,我的错误主要有二点,一是不该用香港书号出书,二是个别言论有些欠妥,给领导惹了许多麻烦,为此深感不安和内疚,故应向组织和领导表示诚挚的歉意和谢罪。今后我将认真吸取教训,努力做到:

1、加强政策理论学习,提高思想觉悟,增强大局和全局观念,坚决与党中央和省委保持一致,一切言行都要循规蹈矩。

2、加强法律法规学习,努力做到懂法守法,严格用法律约束自己一切言行,为促进和谐稳定做贡献,今后出书严格执行国家规定。

3、坚持动机和效果的统一论,辩证的认识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,避免偏激言行,用实际行动支持党和政府的决策。

4、加强对中国特色社会的理解,根据具体国情特色开展环保工作,切忌脱离实际,讲求最佳效果。

5、利用各种机会和形式,努力消除从前在言论上的各种消极影响,保证今后不再惹新的麻烦,让领导省心放心。

6、重新规划退休后的人生,珍爱生命和自由,远离是非和是非之地,同家人共享天伦之乐,做到对社会、家庭、个人责任三兼顾。

“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,而要问自己为国家做了什么。”我把美国早期总统林肯的这句话当座右铭自勉。回顾多年来的环保实践,我感慨良多。深感在环保这条路上,路子越来越窄,步子越来越艰难,思想越来越困惑,希望越来越渺茫。最后终于感悟到:没有良好的政治生态和社会生态,绝对保护不好自然生态。9月28日当我在牢中以泪洗面,“欢度”66岁生日时,突然从电视新闻里荻悉,党中央决定11月8日召开“十八大”,我立即感到这是个好兆头,是我生日的一份最大贺礼。因为预感到,“十八大”一定会对我国的民主法制、生态保护等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提出更高更新的要求和措施。我对此充满憧憬。我虽不才没啥大的本事,但在保护海南生态上我尽力了,做到了韩愈所说:“仰不愧天,俯不愧地,内不愧心”。以我的文学功底,我可以当个作家,但为了环保工作,我放弃了作家梦,全身心投在环保上。为了我的安全,全家都竭力劝阻我,但我一直执迷不悟,直到走进牢狱。现在我感到最对不起的,就是我的家人。

法律的职责是惩恶扬善。我深信,我的案子一定会在“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律为准绳”的原则下,在贵院得到公正公平处理,这对全国环保工作者也是一种良心的安慰。特此深谢!我对保护海南的生态环境已倾尽全力,不求有功但求无过。

海南新康监狱第四监区犯罪嫌疑人  刘福堂

2012年10月1日 

推荐 13